異議あり!

本次带你领略的《鸟圈代理人》是一款容量仅300MB左右的文字冒险游戏。它实在太有趣了,我一定得给你讲讲。

玩儿上了《鸟圈代理人》,脑子里很自然地浮出一位可比较的同类选手——《逆转裁判》。从游戏系统、演出细节到故事分割,《鸟圈代理人》都大量致敬了这个自2001年起持续火热的经典律政游戏系列。甚至从名字上我们也能一窥其中的潜在联系(一款叫“Aviary Attorney”,另一款叫“Ace Attorney”),也许我们可以给它取个“逆转鸟判”的外号。

游戏中的巴黎地图

长嘴的法官

故事发生在1848年的法国,只是这个世界是属于动物的。确切地说,是拟人的动物。我们的主角律师Jayjay Falcon与助手Sparrowson共同经营一间名叫“Aviary Attorney”的律师事务所。伴随着调查、辩护的进行,他们到访巴黎的各个地标,与形形色色的角色碰面、交谈,围绕委托在法庭上进行交锋,并一点点接触到正在迫近的“二月革命”,连接到角色们的过去,深入到历史的洪流中。

这款文字冒险游戏可以说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奇妙结合体,成分主要有三点,分别是:19世纪最著名的讽刺漫画、插画家J. J. 格兰维尔(Grandville)绘制的半人半动物插画作品,如《当今的变形(Métamorphoses du Jour)》,构成了游戏中的美术资源;圣桑(Saint-Saëens)创作的管弦作品《动物狂欢节(Le carnaval des animaux)》,作为游戏中主要的角色歌、背景音乐,让每个角色都更加活灵活现;致敬《逆转裁判》这一同类游戏的标杆,塑造了逻辑清晰且可玩性高的调查、取证、辩论等游戏系统。如果还有说有一点,那就是对历史事件、人物的解构,这也是很重要的。而本作的开发者将这些没有直接联系的元素巧妙融合在《鸟圈代理人》的体系下,其做的剧本、开发等工作相对微小却也还非常又匠气。

开发者的原创性工作在这款游戏中的比例并不大,但这个结合的点子却非常难得与有趣。合理、正确地引用已有资源,一方面保证了引用内容的质量,另一方面也腾出了时间让开发团队将更多注意力集中在故事创作上。

《鸟圈代理人》的故事发展围绕“案子”进行,也就是章节的概念。每一个案子有固定的天数,玩家可以在特定的日期自行选择要前往可选的地点开展活动,而每一章一般都在正式开庭后结束。游戏一共有三个不同的结局,分别为Case 4A、4B和4C,而到底进入哪一条结局线只跟第三章末尾案子的解决、选择情况有关,不涉及到之前章节的任何选择。经过测试,每一场庭审事实上都可以失败,失败后章节末尾的演出会有些许区别,但游戏会继续进行,当前案子的结果也不会带入下一个章节(结局分支线除外)。

类似日历的载入界面

核心的法庭辩论系统与《逆转裁判》有一定相似。开庭后,在必要的时间Falcon会提出进行盘问,可以对证人证词中的高亮部位提出,而在确认了正确关键词后一般需要出示有效力的证物(提前收录入了证物箱中)。如果强行对错误的关键词追问到底会令陪审团表达一次不满,经过测试,三次以上不满会导致主角的辩护失败。虽然人物都是纸片,角色的语音也是单调的电子音,但庭审的演绎非常出色,玩家们请努力配合脚本演出吧。

《逆转裁判》玩家应该很熟悉这个证据箱

陪审团的反应代表着剩下的失误机会

本篇评论不想涉及任何剧透,但我想尽可能多地谈谈对游戏剧本的感受。恰当的内容密度、分布以及引导使得玩家能够享受到推理与法庭辩论的乐趣。尽管在故事进行中有少量上帝视角的过场,但适量的“官方泄密”并未对故事的游戏体验的悬疑性造成破坏性影响。开发者带我们体验辩护律师的工作,法庭辩论的流程,甚至嗅到了大革命的气息。作为一款游戏,尤其还是表现力有限的文字冒险游戏,其内容表达的深刻程度与现实世界的相比难免略显儿戏,但出色的故事以及演出方式仍然能激发起玩家的代入感以及更深层次的思考。

《鸟圈代理人》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它的故事舞台被限定在1848年这个过去的时间点上。游戏的三条结局线路故事发展迥然不同,每个动物,包括主角,都活跃在这个舞台上并采取着不同的行动,但最终都汇聚在历史的进程里,收束于同一点。再加上真实而优美的插画风格美术,这些都令《鸟圈代理人》迥异于其他很多虚构题材作品。

但是,在上述优点之外,开发者还是搞砸了不少地方。如果没有这些匪夷所思的问题,我也许能给《鸟圈代理人》打上 9 分。

最严重的问题在于:从不少角度看,这款游戏仍然像一个半成品。

在游戏系统方面,最令人诟病的是存档系统。游戏暂停菜单中分别有“Save & Quit”与“Quit without saving”两个选项,可供玩家自行选择。按照开发者的计划,前者在当前场景的前一场景存档,而后者会抛弃本日的进度(游戏默认在度过一日后存档)。但事实上“Save & Quit”功能自游戏去年发售以来直到今天都不产生任何效果,点击以后等同于“Quit without saving”,而开发者也任由该问题搁置且不做任何临时的解释与补救,对游戏体验造成了巨大影响,尤其是在倚重S/L的文字冒险游戏中。

从其他几处细节中也能看出开发者的失误:设置中的画质选项显示不正确;窗口模式下可变更窗口大小、横宽比,导致屏幕外叠放的素材、组件被暴露给玩家。根据玩家社区反映,还有众多导致无法正常游戏的恶性Bug,看来开发者的品控没做好。

以上是绝对的硬伤,在此之外的还有大量影响游戏体验的不完善点。与其他文字冒险游戏相比,尤其是占比例最大的日式AVG,《鸟圈代理人》缺失了成就、CG等常规的收集要素,不得不让人感到遗憾。游戏仅有的收集要素只有一本偶尔会在推理中使用的人物信息册子(Sparrowson一本正经地称这个册子为“Face book”),且不能通过菜单直接访问。对游戏体验有伤害的还包括不能查看过去对话、信息,不可快进,对于一款文本量大、有重复游戏需要的文字冒险游戏来说,这两项功能应该是标配(若“Save & Quit”可以正常工作就不会如此尴尬了)。

该后期场景绘制质量与其他场景差距极大

另外不得不提到的是游戏中少量出现的美术风格差异极大的问题。Case 3中一处场景的绘制风格,如下图所示,与整个游戏的风格可以说与格兰维尔的插画有天壤之别。差到匪夷所思的画风可能有两个原因,要么是赶工,要么就是找不到人绘制原创图像素材。这款游戏发售时并未把自己归类为“Early Access”,但据了解其早期版本中甚至并未包含Case 4C的实际内容,只以“To be continue”的方式搪塞,直到今年1月才正式添加了4C的内容,可见开发者是如何赶时间。目前看来开发者并没有表达重新绘制的意愿,我倒是希望能够修掉这不忍直视的一个场景的美术素材。

顺便说一句,在酒馆里可以进行一个玩儿牌的赌博小游戏——21点,即翻出的牌越接近21点者获胜。经过多次尝试,并未发现胜利的可能性,甚至在有幸翻出20点后依然输掉,怀疑开发者故意戏弄玩家,在此特别提醒,少去找那人浪费钱。

这“21点”打死也赢不了

总的来说,《鸟圈代理人》有大量的技术问题,包括了游戏系统、内容的不完善,以及调试的不到位。但从故事性与艺术性的角度来看,开发者的“集各家之所长”的脑洞效果神奇,让玩家能真切的触碰到19世纪的气息,感受一场紧张、严密、充满可能性的时代剧。

安利发自真心,推荐你试试《鸟圈代理人》,尤其是《逆转裁判》系列粉丝或者对律政题材(比如《Legal High》)感兴趣的玩家,因为你们应该也知道这个题材的游戏多么罕见,别错过它。

那是谁?

(文中图片为《鸟圈代理人》游戏截图)

MARKON AVIARY ATTORNEY

总结
+聚合前人艺术的结晶 -游戏系统残缺
+优秀的剧本及分支 -Bug,各种 Bug
+生动的演出效果 -部分原创美术素质太低
+推理、辩论等系统严谨而有趣
+立意深刻

8.0 / 10.0

难得一见的怪咖小品作,没有什么突出的创新点,但能把这些跨越时空的点子聚合在一起着实惊人。缺陷在于完成度太低,但瑕不掩瑜,是一部爽快、紧凑的推理剧。